康复者故事

「将来是光明的,因为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将来是迷惘与灰暗的。」慕德说。

 

从外表看慕德的脸苍白和头发稀疏,不难看出她曾患病,但她的笑容和处事积极的态度,却要诉说出她在病魔困扰以外的其他故事。

 

在一九九六年头,慕德证实患上体内有星状细胞瘤,癌细胞影响她的脑部和脊椎,自此她便要经常进出医院。

 

慕德生长于一个宗教浓厚的家庭,爸爸是牧师,一家人都是基督徒。信仰的力量,自然成为慕德度过难关的支柱。住院期间,最难忘的经历是手术伤口愈合后要把缝合伤口的钉拔去,拔每一根都令她痛不欲生。她便以祷告的方式来减轻自己的痛楚。结果她果然在主观的感受上,觉得痛苦减低了。「就只像打针一般,不再是很痛了。」慕德说。

 

回看几年的住院岁月,慕德坦言有得着亦有失去。她特别感谢身边爱护关心她的人。「病后最大的得着是发觉很多人爱护自己,有很多人来探我。」慕德说。

 

最喜出望外的,算是慕德藉着患病的经历可与年纪相若的哥哥重建关系。「现在,哥哥有时对我很温柔。他会轻声叫我「慕德」,又会来医院探我,带来我喜欢吃的食物。」慕德说。这些浓浓的兄妹情并非没有遇过低谷和考验。 回想慕德在早期发病的阶段,当时只有十一岁的哥哥正值反叛时期,对妹妹生病的事实极为抗拒,时常闹情绪。兄妹的关系变僵了,而哥哥的情绪时常换来家人的苛责,家庭气氛一度变得紧张。

 

幸好这段艰苦的岁月终于过去了,慕德和哥哥也长大了。哥哥变得温柔体谅,而慕德亦明白哥哥所受的压力,彼此也藉「癌病」学懂了什么是爱。

 

慕德认为癌病最大的后遗症就是损害了她的记忆力。她自觉记性差了。「医生说最近转的新药会影响记忆力,我真的察觉自己在思想上缓慢了,我十分担心。」慕德说。「例如心想说寿司两个字,我要想很久很久才想出来,之后又要用九牛二虎之力才会写出来。」 有一个晚上,慕德的妈妈来替她洗澡。可是,慕德却完全想不起这件事。在第二天还与妈妈争论。「我是完全想不起来,到现在也一直想不起。自己以前的记忆力很好,现在弱了很多。」慕德有点叹息。

 

虽然癌病偷走了慕德部份的记忆,她并没因此心灰意冷,仍坚持努力学习。在校内继续用心上课,老师被她的上进心感动,常赞赏她上课用心和做事认真。虽然慕德失去了一些认知能力,她用后天的意志和不挠的决心去弥补了身体上的缺陷。

 

慕德复课之后,并没有感到与年纪较小的同班同学有距离,反而更珍惜现在的学习机会,还参加外展训练课程,以积极乐观的心和对信仰的坚持来跨越另一次挑战。